茄子漫画社app谁有

茄子漫画社app谁有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我父亲安东尼奥最在乎凯特林的声誉,所以定下规矩,可以暗地里较量,是生是死都不在乎,但他明面上不能见血。他要看到最强者,来继承凯特林,带领凯特林走向辉

煌。乔希现在公开是同性,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父亲已经诸多不满。”“要不是乔希有用,把公司打理的仅仅有条,再加上顾长宁的身份,父亲怎么可能姑息到现在?夫人的性格我都知道,眼里容不得沙子,乔希做出这样的事情,她做什么

了吗?““她如此平静,不是她已经心如死灰,放弃继承权,而是乔希根本就是棋子,随时抛弃。真正韬光养晦的是简。这么多年隐忍装作女孩子,如今又恢复健康,不觉得蹊跷

吗?证明,他该动手的时候到了。”

查理听完,不得不感叹露西娅心思缜密,已经心细到让人可怕。

还好现在他们是一条线上的蚂蚱,否则他一定会杀了露西娅,永绝后患。

“不错,分析的很有道理,那要告诉兰斯吗?”

“告诉他做什么,他一叶障目,只看得到眼前的乔希,让他们斗,斗的死我活。到最后让简捡了便宜,等到事后这视频就是我们翻盘的最后一击。”

她笑的美丽动人,像是一朵娇羞的花儿一般,美不胜收。

查理抚摸着她的脸颊,把她用力的揽在怀中,道:“我竟然不知道,我娶了一位如此聪明伶俐的王妃!”

“我是的妻子,自然为分忧。”

油画般的少女油菜花地里高清唯美写真

“那在床上……”

查理也不顾青天白日,直接把她打横抱起,走向卧室。

露西娅娇嗔的看了一眼,脸颊都红了。

她埋首在查理的怀里,他没有看到她的眼睛。

那一瞬,眼底全都是厌弃和恶心。

和不喜欢的人同床共枕,还要说些虚与委蛇的话,真的……让人恶心。

她知道查理忌惮自己,因为她的可怕心思,但是他现在还不会动手,毕竟他需要自己的帮助。

而对付凯特林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最起码要个一两年。

这么长的时间,她可以有个孩子,麻痹查理的戒心,从而……

她要让这世间亏欠自己的人,都付出代价!

……

许意暖最近一直跟着顾寒州出入顾氏集团分公司。

要么学习一些简单的医术,要么就在健身,把自己变得很忙碌。

以前健身的时候总是叫苦不迭,想办法减任务。

可是现在,不等顾寒州开口,她就很自觉地走入健身房。

每次挥汗如雨,练到身体实在吃不消的时候她才停下。

躺在瑜伽垫上,看着天花板,汗水肆意。

她休息了好一会儿,才缓和过来,前去洗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

出来的时候,她迎面看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简一席黑色西装,袖口戴着别致的袖口,显得整个人都矜贵冷沉几分。

皮鞋踩在地砖上,发出有力的声音,一步比一步沉稳有力。

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女人,是陌生的面孔,看来这就是新任管家。

简已经预料到,会在这儿看到许意暖。

来之前,已经对着镜子反复训练自己的表情,保证处变不惊,毫无波澜。

可是现在看到的时候,心脏还是狠狠颤抖了一瞬,瞳孔收缩,大手也无声无息的收紧。

他下意识的把双手背在身后,强迫自己淡漠的收回目光。

两人……擦肩而过。

他没有多看自己一眼,就这样冷漠无视的走了过去。

许意暖实在忍不住,问出了心中酝酿已久的话。

“……在恨我对不对?”

如果不是她,这些事情也不会发生。

他,也不会变成这样。

简听到这话,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弧度。

这件事根本错不在他,那四个人的体内检查出安非他命和催情药的成分,让他们神志错乱。

这分明是有人故意为之,他已经折磨了数十日,那些人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他们的确不知道,但不代表没有利用他们。

如果不是这次出去,凶手也会找准别的机会。

他之所以耿耿于怀,无法面对许意暖,是因为……

他最狼狈的样子,被她一览无余。

这样羞于启齿的事情,可她知道的一清二楚。

他爱她,可自己的身子却不干净了,还是被男人……

他是不知道如何面对她,所以才冷眼相对。

简紧紧抿唇,没有说话,怕自己一出口声音会颤抖。

他所有的脆弱和善良,都在那一晚彻底埋葬。

如今他坚不可摧。

但……最硬的骨头,碰上属于自己的那碗醋,也会被融化的消失殆尽。

许意暖就是自己的那碗醋,他不愿冒险,他现在只想复仇。

他没有回应,脚步只是微微停顿,随后大步向前。

倒是那个女管家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紧紧追上简的脚步。

许意暖怔怔的站在原地,死死捏住小手,没让眼泪落下来。

这段时间,无用的眼泪哭的够多的了。

他恨自己没关系,不想见她,不想和她说话也没关系。

以后但凡能用得上她的地方,她一定赴汤蹈火,绝不含糊。

她想要赎罪,这个罪孽好重好重,压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简这次来是替乔希谈合作的,在顾长宁的办公室待了半个小时后就出来了。

许意暖也提心吊胆的在外面等了半个小时。

见他出来,她腾地一下站起来,却不小心膝盖撞到了桌子拐角,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眼眶瞬间红了。

简看到这一幕,根本来不及深思,身体已经做出了反应。

他箭步上前,立刻搀扶起许意暖,狠狠蹙眉道:“怎么那么不小心?伤到了哪里?”

“我……我没事。”她连忙摆手,证明自己没事,可是走路都一瘸一拐的。

简这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咬牙抽回了搀扶的手,沙哑着嗓音:“下次……小心点,有很多人心疼,更要爱惜自己的身子。”

“那呢……”

她弱弱的问道。

“也有人心疼,会爱惜自己的身子吗?德古拉虽然不在身边照顾,但是他听别人说,每天都工作到很晚,也不知道有没有好好吃饭,正常休息。”

“我这身子……还需要爱惜吗?”简阴测测的说道。